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自然地理摄影师边缘:追鸟万里 行摄无疆

来源: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 2021-03-25 11:38

自然地理摄影师边缘:追鸟万里 行摄无疆

  边缘在东寨港拍摄鸟类。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海南日报记者 刘梦晓

  鸟,翱翔在天地之间的精灵。自然地理摄影师边缘,则是这群精灵的记录者。

  一人一车带着相机,边缘始终走在追寻与拍摄的路上,记录下了许多鸟类自然生动的影像。

  3月初,边缘从广西中越边境北仑河终端入海处的竹山出发,开启《循翼|万里海疆》1.8万公里行摄之旅。他将沿着中国海岸线一路北上自驾,途经海南、广东、福建、浙江、上海、江苏、山东、天津、河北,最后抵达辽宁丹东鸭绿江国家级湿地保护区,记录在我国辽阔疆土上栖息的天地精灵。

  近日,边缘抵达万里海疆行第二站海南,再次续写他与海南的拍摄故事。

自然地理摄影师边缘:追鸟万里 行摄无疆

  边缘在西沙群岛拍摄的黑枕燕鸥。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追着鸟儿来到东寨港

  3月份是候鸟从南向北迁徙的重要时节,也是拍摄鸟类迁徙的最佳时期。世界上鸟类迁徙共有8条通道,中国有3条,中国海岸线是重要的通道之一,而海南,正位于这条通道上。

  正因如此,边缘对此次的海南行十分兴奋:“这个时候来海南,我能看到很多从南半球澳大利亚等地飞来的候鸟,是绝佳的拍摄时机。”

  此次在海口东寨港红树林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东寨港保护区),边缘就拍摄到了黑翅长脚鹬、白鹭等鸟类。在他的照片里,黑翅长脚鹬鸟如其名,双脚修长,翅膀呈现黑色。画面中,黑翅长脚鹬细而长的双脚,支撑着有着完美流线的身体,体态绰约。尖而长的喙,是它生来便有且赖以生存的“武器”,一双专注的眼睛,似乎在紧盯水里的动态,随时准备着扎进水里捕食。

自然地理摄影师边缘:追鸟万里 行摄无疆

  边缘在东寨港红树林拍摄的黑翅长脚鹬。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东寨港保护区的另一类常客,便是白鹭。白鹭喜欢栖息于稻田、河岸、泥滩及沿海小溪流,并集群在浅水处活动。东寨港保护区满足了它们对生活的所有要求。它们在这里不时伸长颈部,昂头环顾四周,步履稳健,从容不迫。

  在边缘的照片里,绿影葱葱的红树林里,白色星星点点的白鹭、远处的余晖、河面的小船,一起谱写了一幅美景图。

  海南拍鸟收获满满

  边缘曾多次到过海南,“海南总是让我收获满满。”说起在海南拍到的鸟类,他自豪地拿出三张2007年在西沙群岛拍摄的红脚鲣鸟的照片。作为一种典型的热带海洋鸟类,红脚鲣鸟主要栖息于热带海洋中的岛屿上,西沙群岛是它们理想中的家园。

自然地理摄影师边缘:追鸟万里 行摄无疆

  红脚鲣鸟红色的双脚有力地抓住树枝。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拍摄鸟类,有时候,机会是天赐的。”专业拍鸟30多年,这是边缘最大的感受。在他无数次的拍鸟经历中,有时到了地点,机器还没拿出来,鸟儿便已飞走,他需要继续耐心等待;有时候,器材刚准备好,就要迅速跟拍鸟儿动人的姿态,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色彩、构图等;更多的时候,边缘总在静默地等待,等待在数十米甚至是百米之外,等待鸟儿回到栖息地,观察它们的生活,再呈现在镜头里。

  在拍摄红脚鲣鸟的过程中,除了运气的成分之外,边缘首先要过体能这一关。西沙群岛高温、高盐、高湿的环境,是自然的第一道考验。

  在他的照片里,记录了红脚鲣鸟展翅求偶的画面。它们的家,就安在茂盛的诺丽果树上,雄鸟雌鸟相互依偎,嘴巴微张,似在引吭高歌。

  夜里,它们像哨兵一样,壮硕的双翼紧贴身体两侧,红色的双脚有力地抓住树枝,双目炯炯有神地望向远方。细细一看,红脚鲣鸟的双脚不仅是红色,还像鸭子一样有一层发达的脚蹼,这就注定它们不仅飞行能力强,也是浪里白条。

自然地理摄影师边缘:追鸟万里 行摄无疆

  边缘在西沙群岛拍摄的红脚鲣鸟。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用镜头与世界沟通

  “看啊,这个日出太壮观,我太幸运了!”3月4日清晨,在东寨港保护区内,边缘拍摄到了这里美丽的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