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守护生态半世纪绿水青山留子孙——记优秀知识分子典型袁国映

来源: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 2019-05-07 20:50

原标题:守护生态半世纪 绿水青山留子孙

□本报记者/郑卓

在新疆生态环境保护领域,袁国映几乎是一个传奇:十闯罗布泊寻找野骆驼;发现喀纳斯湖“湖怪”的真实身份;63岁的时候穿越撒哈拉沙漠……这样的科考活动只为一个目的——生态环境的保护与修复。

1962年,袁国映从兰州大学地质地理系自然地理专业毕业后,自愿支援边疆建设,在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生物土壤研究所(现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任职,从事环境保护科研工作。这一干就是半个世纪,虽然1999年他退休了,但环境保护科研工作不曾停歇。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搞好了,老百姓的幸福感、获得感会大大增强。”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80岁的袁国映声音依旧洪亮,谈起生态环境保护滔滔不绝。

■做生态环境的守护者

在袁国映的工作生涯中,对巴音布鲁克沼泽湿地的守护,是他最为欣慰的一件事。

上世纪80年代,水利部门计划在巴音布鲁克的尤尔都斯盆地建设水库水库建成后将极大改善当地电力供应短缺状况。在项目建设前,需要开展环境影响调查工作,这项任务交给了袁国映。

“接到任务后,我带队进驻巴音布鲁克草原。每天,我们骑马穿行在草原沼泽地带,要时刻提防陷入沼泽的危险。”袁国映说,大家渴了就喝溪水,饿了就吃口干馕,在野外一干就是两个多月。

而调查结果与建设水库的设想产生了冲突。“尤尔都斯盆地是巴音布鲁克天鹅保护区的核心地带,经过科考,估算出当时那里有大约3000只天鹅以及20余种国家一、二级保护动物。”袁国映说,天鹅成功繁殖的条件十分严苛,水库一旦建成,不但将淹没385平方公里的优良草场,更严重的是,还将淹没90%的天鹅集中繁殖区和70%的天鹅栖息地。时隔近40年,袁国映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动容。

袁国映否定了在巴音布鲁克建设水库的项目,引来了质疑声:难道天鹅比人更重要?在他看来,这不只是为了天鹅,而是为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袁国映联系了国内知名的鸟类和动物学家共同呼吁保护湿地生态,他的意见最终被采纳,巴音布鲁克天鹅湖和九曲十八弯得以保留。

■做污染防治的践行者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袁国映认为,为子孙后代守护好绿水青山,让人民群众能看得见蓝天白云、喝得上洁净的水,是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者的责任。

水磨河是乌鲁木齐市重要的地表水体,上个世纪60至70年代,政府开始进行水磨河污染防治,袁国映负责具体工作。袁国映回忆说,当时沿水磨河建设了不少造纸厂、电镀厂,厂家直接将污水排放到河里,河水又脏又臭,严重影响周边群众生活。

为了出具详细的水质调查报告,袁国映每天骑着自行车,花3个多小时往返乌鲁木齐和当时的米泉县开展工作,对沿河的各类造纸厂、电镀厂等小企业进行实地调研。这项工作进行的3年间,袁国映提出了众多污染水治理方案,并提出污水再利用的各种意见。

“最终政府在水磨河上建起了污水库,进行清污分流,并成立了污水治理组。”袁国映说,通过多种途径,渐渐解决了米泉县群众饮用水源污染问题。

上世纪70年代,政府开始对大气污染实施监测,袁国映参与了乌鲁木齐市的大气污染监测工作,并参与了新疆第一台锅炉除尘器的加工生产和实验推广,推动了乌鲁木齐大气污染治理工作。

在对全疆主要工业城市有污染排放的厂矿企业“三”污染及综合利用开展调查工作中,袁国映和同事们得出的调查结果被汇总编写成册,其中的数据推动了全疆污染防治和“三废”综合利用工作。

■做环境科学的助推者

“执着”,是周围人对袁国映的评价,袁国映的儿子袁磊对这个词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

“随便问新疆任何一个地方的生态结构,我父亲都能准确地说出来。”袁磊说,“这与父亲常年外出实地科考调研密不可分。年轻的时候,父亲一出差就是一两个月,即便已经70多岁,父亲还带队进行野外科考活动,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一待就是两个月。家人都担心父亲的身体,但大家也都明白,劝是劝不住的。父亲一旦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50多年来,袁国映的足迹踏遍新疆的山山水水、沙漠绿洲,主持并参加过20多项野外科学考察活动和10余项重大科研项目,发表论文、文章260多篇,出版专著近30部,向政府和有关部门提出决策建议30余项。1999年,袁国映退休。尽管离开了岗位,但并没有离开工作,他继续为保护新疆的野生动植物和生态环境四处奔走。

在父亲的影响下,袁磊大学时选择了生态地理研究相关专业,毕业后接过了父亲的接力棒,在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