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探索 >

航空公司是在玩财会花招吗?

来源: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 2021-06-12 05:31

航空业是受害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极多的行业,市面上分析较多,我们就不过多赘述了。很多人认为,上市公司在遇到困境时,为使财务数据较为美观,灵活应用会计准则就有可能成为首选。接下来我们就分析一下,航空公司是否也在搞类似花招。

本文约2500字,阅读时间约为6分钟

1

固定资产会计估计变更

我们先简要介绍一下会计估计,会计估计是指企业对其结果不确定的交易或事项以最近可利用的信息为基础所做的判断,常见的需要会计估计事项主要由应收款的坏账计提比例、固定资产使用年限、无形资产受益年限等等。

一般来说,通过此种方式释放利润是比较有限的,但对于重资产行业尤其是以固定资产及使用权资产为主的航空公司而言,这种利润的释放可能是巨大的。如2020年,中国国航(601111,股吧)(601111.SH)、东方航空(600115,股吧)(600115.SH)、南方航空(600029,股吧)(600029.SH)的固定资产及使用权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均超过了70%。

率先发布会计估计变更公告的是中国国航,发布日期为2020年4月29日,公告显示:“本次会计估计变更主要为对固定资产及使用权资产中的发动机替换件折旧方法的变更,采用未来适用法进行会计处理,无需进行追溯调整。”

变更前,上市公司对于发动机替换件原采用年限平均法计提折旧,预计使用年限为3-15年,年折旧率为6.67%-33.33%;变更后,上市公司对于发动机替换件则采用工作量法计提折旧,预计飞行小时为9-43千小时,千小时折旧率为2.33%-11.11%;上市公司自2020年1月1日起执行变更。

变更的理由为“该变动主要是由于公司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实际执行飞行小时同比下降所致”。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虽然此举导致中国国航2020年度减少合并折旧费用约16.11亿元,约占2019年利润总额的18%,但相较于2020年超过200亿元的固定资产及使用权资产合计折旧仍不算多。

之后,南方航空于2020年8月29日跟进,也发布了会计估计变更公告,公告显示的话一样:“本次会计估计变更主要为对固定资产及使用权资产中的发动机替换件折旧方法的变更,采用未来适用法进行会计处理,无需进行追溯调整。”

变更前,上市公司对于发动机替换件原采用年限平均法计提折旧,预计使用年限为3-5.5年,年折旧率为18.2%-33.33%;变更后,上市公司对于发动机替换件则采用工作量法计提折旧,预计飞行小时为9-42千小时,千小时折旧率为2.4%-11.11%;上市公司自2020年4月1日起执行变更。

根据南方航空2020年报,该会计估计变更减少集团亏损总额约16.18亿元(与中国国航接近,但南方航空执行时段仅有9个月,短于中国国航的12个月),约占2019年利润总额的40%。虽然会计估计变更对南方航空利润的影响可能更多一些,但相较其2020年接近280亿元的固定资产及使用权资产合计折旧也不算多。

至于东方航空,其固定资产与使用权资产中,飞机及发动机大修相关的替换件本就同时采用年限平均法(预计使用年限5-7.5年,年折旧率13.33%-20.00%)和工作量法(预计飞行小时9-32千小时,千小时折旧率3.13%-11.11%)两种方法。因此,东方航空在2020年是否对替换件更多采取工作量法以及产生了多少利润方面的影响,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总体而言,我们认为,鉴于疫情因素的影响,航空公司将固定资产及使用权资产中的发动机替换件采取工作量法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假如在未来,随着疫情影响的逐渐消退,航空公司仍采用工作量法就可能遭受诟病。

2

其他权益工具投资

在此前有关中利集团(002309,股吧)(002309.SZ)的文章《中利集团2019年扭亏秘辛》中,中和明略研究团队曾指出,“2019年上市公司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中利集团将比克动力的投资作为‘其他权益工具’核算,采用公允价值计量且公允价值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当年计入其他综合收益金额为-9594万元。”

何谓“其他综合收益”?根据会计准则,其他综合收益是指企业根据其他会计准则规定未在当期损益中确认的各项利得和损失。这也就意味着,上市公司将比克动力的投资亏损直接确认为所有者权益变动,而没有在利润表中得到体现。

类似地,吉祥航空(603885,股吧)(603885.SH)2020年半年报披露,“因疫情影响,为准确反应股权投资现状”,上市公司将绝大部分长期股权投资“重分类至其他权益工具投资核算”。通过2019年年报我们可以知道,这部分投资以吉祥航空现金认购东方航空非公开发行的股票为主,期末余额为67.47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