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探索 >

探索复杂性的系统哲学与系统思维

来源: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 2021-03-22 08:23

  内容提要:贝塔朗菲提出的一般系统论开启了系统哲学的研究。随着系统科学发展到当代的复杂性科学,系统哲学开始以复杂系统哲学为核心,成为当代科学哲学范式下的一个新领域。无论是系统哲学还是复杂系统哲学,其旨趣更多是探索如何建构一种理解和认识世界复杂性的系统整体论理念和系统方法论。目前形成的三类较成熟的系统方法论,或者说是三类系统思维是:开放性与系统性的整体性系统思维、非线性与自组织性的协同性系统思维、适应性与生成性的突现性系统思维。系统整体论理念和系统思维是人类认识和处理系统复杂性的重要方法论。

  关 键 词:复杂性/系统哲学/系统思维

  作者简介:范冬萍,广东英德人,哲学博士,(广州 510006)华南师范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院暨系统科学与系统管理研究中心教授。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系统哲学思想史”(19ZDA037);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工程项目;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项目。

  20世纪20年代以来,一般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等学科的创立和发展,使系统科学作为一门新兴的交叉与横断学科进入人类思想的殿堂。系统科学的发展经历了三个大阶段,即一般系统理论、自组织理论以及复杂性研究,我们通常称之为系统科学发展的“三次浪潮”①。如何定义并处理复杂性,成为系统科学家和哲学家们长期关注和争论的科学和哲学话题②。特别是从标志着系统科学诞生的贝塔朗菲(Ludwig von Bertalanffy)一般系统论开始,“超越还原论”“认识和处理世界的复杂性”就已成为系统科学和系统哲学的方法论追求。随着复杂性科学的兴起,处理自然科学中的复杂性的独特方法论理念、模型和方法不断成熟,并广泛渗透到社会、经济和管理等复杂系统的研究中。例如,美国学者约翰·米勒(John H.Miller)和斯科特·佩奇(Scott E.Page)将复杂性科学的适应性主体计算模型应用于复杂适应社会系统的动力学行为和管理决策③;英国学者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C.Jackson)进一步深化了他提出的面向管理复杂性的创造性整体论和批判系统思维④;圣菲研究所(Santa Fe Institute)的元老级人物、著名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W.Brian Arthur)拓展了运用复杂系统方法研究经济学的新领域⑤。可见,系统科学的发展使系统方法论不断成熟和发展。根据系统科学发展的阶段和所处理的复杂系统的类型,我们认为可以把目前比较成熟的系统方法论总结为三类系统思维(systems thinking):注重开放性与系统性的整体性系统思维、注重非线性与自组织性的协同性系统思维、注重适应性与生成性的突现性系统思维。2011年爱思唯尔的《科学哲学手册》(Handbook of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首次把“复杂系统哲学”(Philosophy of Complex Systems)⑥纳入科学哲学的框架和规范,可以说开启了系统思维研究的一个新范式。

  一、注重开放性与系统性的整体性系统思维

  20世纪初以来,随着数学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跨学科研究日益深入,人们发现,自然界及人类社会面临的许多现实问题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们之间具有复杂的关联性和整体性,人类需要处理越来越“复杂、变化、多样”⑦的问题。近代科学形成的以还原论为核心的简单性思维方式,虽然在人类认识自然中取得过巨大成功,但无法很好地解决人类面对的现实的复杂问题情境,人类迫切需要一种新的、有效的思维方式和科学方法。系统科学的创始人贝塔朗菲在当时就指出,“我们被迫在一切知识领域中运用‘整体’或‘系统’概念来处理复杂性问题”⑧。可见,从其诞生起,系统科学和系统哲学就旨在为人类认识和处理世界复杂性问题提供一种新的整体的系统思维方式。随着整体论在现代生物学以及心理学等学科的成功复兴和发展,这种特别关注“整体性”的系统思维方式受到许多学科的认可和应用。正如贝塔朗菲所言,科学思维的基本方向发生转变⑨。

  (一)探索整体性的系统哲学

  系统科学从产生就与哲学密不可分,或者说,系统科学本身就具有哲学的品质。贝塔朗菲于1968年出版了其经典著作《一般系统论:基础、发展和应用》⑩,奠定了他在系统科学研究的开创性地位。他提出的一般系统论体系也成为我们所说的广义的系统科学体系。他认为,从广义上来说,这一学科体系主要由三个紧密相关又有所区别的领域构成,即系统科学、系统技术以及系统哲学;其中,系统哲学又包括系统本体论、认识论和价值论三个组成部分(11)。可见,这个学科纲领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把系统哲学作为广义的系统科学体系的一个重要部分。贝塔朗菲认为,“系统”概念构成一个库恩所说的新“范式”,一般系统论需要“科学之后的”(12)即哲学方面的指导。特别是他将价值论引入系统哲学范畴,意在强调复杂系统中人与世界之间的复杂性关系。他力图运用整体、有机、动态、有序等系统科学的观点来回答系统的边界如何划分、系统内部诸要素之间及系统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如何形成系统整体、系统通过什么方式进行有序演化等问题,使人类能够认识和把握复杂的事物和问题。可见,探索系统整体性是系统哲学新范式的最核心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