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探索 >

探索“红线”内的发展空间

来源: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 2018-12-29 13:18


生态旅游:  
探索“红线”内的发展空间  
 

■本报记者 王卉

近两年,国家对祁连山、秦岭北麓等地数起生态环境保护专项整治事件的处理引发公众关注。随着环保督查工作的推进,这些地方的一些旅游设施也被拆除。

一边是生态保护禁越的红线,一边是旅游经济发展的需求,如何在发展旅游过程中保证生态资源持续可利用?生态价值能否转化为经济价值?日前,在京召开的2018年全国旅游生态与生态旅游学术研讨会上,这些问题引起与会专家的热烈讨论。

中科院地理资源所研究员、中国生态学学会秘书长钟林生表示,目前旅游业的不合理开发带来一些负面影响,如游客过度踩踏造成水土流失,因旅游公路建设采伐森林等。

但完全禁止相关生态保护区的旅游业发展也不可取,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旅游学院院长钟永德直言:“纯粹用生态补偿方式让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不现实。”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苏杨看来,“国家公园不能搞旅游”和“国家公园是旅游品牌”这两种认识都有偏颇,国家公园不是旅游景区,但应该发展国家公园旅游。

目前我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列出了砍伐、放牧、狩猎、捕捞、采药、开垦、烧荒、开矿、采石、挖沙等十项禁止行为。苏杨认为,这可以简称为十项“全不能”,但条例也明确了“缓冲区外围划为实验区,可以进入从事科学试验、教学实习、参观考察、旅游以及驯化、繁殖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等活动”。因此,旅游是自然保护区中合法的开发活动。

“生态旅游是绿水青山转变为金山银山的有效抓手。”钟林生指出,环境影响评价是生态旅游的核心问题,确保旅游目的地的生态环境质量不降低是生态旅游发展的责任。

“上世纪80年代以后,生态旅游迅速成为全球旅游产业中最具有活力的部分,在促进区域经济增长、环境保护、脱贫以及可持续发展等方面起到了显著作用。”中科院地理资源所所长葛全胜表示。

统计数据显示,过去20年,全球生态旅游收入连续多年保持着10%至20%的增长率。过去5年,我国生态旅游主体——森林旅游游客量累计达46亿人次,年均增长15.5%。

中山大学教授张朝枝表示,可持续旅游已经在中国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符合中国国情的实践推行模式,但可持续旅游的理论体系尚未形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认为,在生态文明背景下发展旅游业需多学科结合起来进行研究,其中包括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结合,基础性研究与应用性研究的结合,制度设计、实施、监督、评估与技术支撑、规范、标准、手段的结合。

此外,安徽师范大学副校长陆林提醒,发展生态旅游也需关注对微观科学问题的研究,比如生态旅游区出现城市园林化倾向;引入外来植物造成外侵物种问题;不同植物栽植在一起,有生物化感作用;人类旅游引起鸟类减少,从而影响红豆杉的繁育变化等。

“旅游活动对土壤酶活性、微生物等微观生态环境的影响研究是很关键的科学问题,同样也要更加关注生态旅游目的地生态修复的理论与实践研究。”陆林建议。

《中国科学报》 (2018-12-26 第4版 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