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天气新闻 >

数字化时代如何保护未成年人?

来源: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 2021-06-09 09:50

未成年人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在当今数字化时代,未成年人可以从网络中获得更多知识,却也不可避免地遇到来自网络的挑战与危险。如何帮助未成年人应对网络欺凌?如何提前预警青少年极端事件发生?
6月1日下午,由上海社科院绿⾊数字化发展研究中⼼、民进上海市教委直属系统委员会主办的“加快数字社会建设,强化未成年人保护”数字社会建设与未成年⼈保护座谈会在上海社会科学院总院总部举行。

会议现场

会议现场

“少年强则青年强,青年强则国家强。社会环境的变化十分激动人心,当下的数字社会涉及到生活和社会治理等方方面面,对青少年的成长和发展有着非常深刻的影响。各行业专家学者今天到场,希望从各自的角度提出真知灼见,真正让孩子们在这个新的时代,新的发展阶段能够健康成长、快乐成长,解决一点家长的焦虑。”上海市⼈⼤代表、上海社科院副院长王振在会议开始时发言道。
建立中小学生心理危机预警系统
上海社科院社会调查中⼼主任、上海市⼉童发展研究中⼼主任杨雄首先提醒大家,如今青少年极端事件的比例在逐年上升。“近年来上海的未成年人意外伤害事件发生率一直是比较平稳的,然而在疫情期间,发生几率出现了不小幅度的提高。这个势头不仅仅在上海出现,全国的情况也是如此。”

上海社科院社会调查中⼼主任、上海市⼉童发展研究中⼼主任杨雄

上海社科院社会调查中⼼主任、上海市⼉童发展研究中⼼主任杨雄

谈到归因,杨雄认为去年疫情中断了正常生活是一个诱发条件,另一个原因则是数字化时代的影响。“现在孩子接触虚拟化社会早于现实社会,很多孩子话还说不清楚,都可以自己解锁密码。你怀疑他多动症吧,给他一个手机,他一动都不动。”
杨雄透露,过去一年间,公安部门通过手机终端拦截下来的自杀事件多达40多起。然而这其中又涉及到未成年的个人隐私保护,如何平衡隐私保护与身心健康监护也是一个争议点。“有的专家提议每个孩子发一个智能手表,可以测体征信息与压力值,但孩子们也会掩饰,有时候测出来并不完全准确。还有一部分学生是激情犯罪、激情自杀,平时很正常、学习很好的孩子忽然做出了伤害自己的事情。另外,公安和教委掌握的信息不一致,所以需要各方合作,来预防未成年人的自我伤害。”
针对现状,杨雄给出了几点建议。第一,构建政府、学校、家庭、社会四位一体,防止青少年心理危机的体制,应该由教委牵头;第二,教委已经推出了全员导师制,就是所有的老师都要来关心青少年的心理问题,哪怕你是数学或者是计算机的老师;第三,上海教委建立了“一人一档”制,每个学生都有档案,但是要进行筛选和区分重点人群; 第四,尽快健全整个上海以及全国的卫生心理咨询的联合体制,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使得更多的心理学家进入队伍;第五,对家长进行培训,家庭教育核心问题是引导孩子,但是重点是教育家长,很多孩子的问题是家长带来的;第六,对青少年要加强抗抑郁教育和抗压教育;第七,充分发挥社联、共青团、妇联等各种社会组织的作用;最后提倡大家改变评价认知,我们要培养的不是A型人才社会,而是X型人才,大家各有所长,而不是唯分数论,每个孩子的特长是不一样的。
上海市电化教育馆馆长、宝山教育局副局长张治非常认同杨雄提出的各方协作建议,“教育孩子的问题不仅仅是教育系统的问题,很多人都把这个问题归到教育,实际上教育系统是很无辜的,因为很多教育部门的能力和职责不是全部,需要各方各面共同协作引导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再者就是拓宽赛道,除了考大学是不是还有别的路径,过多聚焦于学历文凭和分数,这是由于社会文化的胁迫导致人的扭曲。”

构建中小学生心理危机预警模型

构建中小学生心理危机预警模型

看不见的校园欺凌
数字化时代,网络校园欺凌更加棘手。上海社科院绿色数字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李易为与会专家展示了一桩案例。一位高中女生,在知名问答社区上被她的同学点名道姓地提问“某某学校某某班女生人怎么样?”“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带有预设性和攻击性的,这个问答的浏览量达到了七千多次,几百条回答。这会带给这个高一女生什么样的压力可想而知。这个女生找到了律所咨询,在律师的干预下,这家问答社区网站删掉了这条回答,但并没有道歉,也没有为这位女学生发声。”李易提醒大家,这样的网络欺凌并不在少数,然而能够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可能不到千分之一。

上海社科院绿色数字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李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