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天气新闻 >

长江日报联合斗鱼直播地球,记者亲历北极进入

来源: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 2019-10-30 01:39

  《我在世界最北人类居住区,直播极夜降临》 主创 占思柳 熊丽 通讯员李萌 审看蔡敏莉 

长江日报联合斗鱼直播地球,记者亲历北极进入


  当地时间10月28日中午,长江日报全球拍记者在朗伊尔城进行户外直播。摄影 汪海伦
  长江日报-长江网10月29日讯 (记者占思柳 通讯员李萌)近日,长江日报联合斗鱼直播平台,前往地球上人类能够生存的最北端——北纬78°的斯瓦尔巴群岛进行直播,开启为期20天的“极地追光之旅”,造访十七大自然、人文景观。10月28日,长江日报全球拍记者在世界最北的人类居住区朗伊尔城,成功进行了首场极地直播。
  此次“直播地球计划·极地追光之旅”,不仅是直播历史上地理位置最远的直播,也是最挑战直播技术的一次直播。由于北极天气寒冷,需要在极夜、冰冻等极端条件下进行户外直播,手机极易被冻关机,前往一些冰山峡湾处时,也容易出现信号断联的情况。为此,团队特意提前购置了5G电话卡和信号增强器,记者带了十几个暖宝宝,不是为了给自己取暖,而是为给手机续航。

长江日报联合斗鱼直播地球,记者亲历北极进入


  长江日报记者占思柳将兵兵带到北极朗伊尔城
  10月28日,记者抵达位于北纬78°13′、距离北极点仅1300千米的世界最北人类居住区朗伊尔城,并发起直播。当天温度为零下12度,30分钟的直播过程中,记者所用的华为手机居然没有被冻关机,信号也保持通畅,团队纷纷感慨:真是国货骄傲,难怪在北极的机场都能看到华为的广告牌。
  斗鱼从2019年6月起正式启动“直播地球计划”,目前已经完成了“穿越地心”日全食直播、超级火箭升空回收、徒步长江挑战、“火星营地”生存挑战直播秀等项目。作为行业内唯一且最大规模的科技户外直播项目,“直播地球计划”突破原本的地域和内容题材限制,以全新的科学和宇宙视野,以创新研发的直播技术作支撑,为网友带来涵盖天文、地理、航天、环保等领域的高精尖知识内容服务和全新直播体验。
  北京时间10月23日,斗鱼“直播地球计划”再度启动。此次旅程中,团队将深入北极圈极寒地带,通过网络直播带领网友身临其境地感受宁谧奇幻的极夜现象,探秘世界末日种子库、冰猫雷达站,深入惊险刺激的地下矿井、极光冰洞和废弃的前苏联煤矿城市探险,一览壮丽的特罗姆瑟峡湾美景等。项目负责人汪海伦表示,随着此次“极地追光之旅”的顺利启程,斗鱼将持续探索全新的直播内容领域,为网友带来更加多元化的全新内容和直播体验。本次长江日报与斗鱼合作,将以记者第一视角,深入感受北极的自然奇观、人文风貌、挖掘城市历史,访问科研人员,并以文字、直播、Vlog视频等形式,与网友进行及时互动,通过直播技术,让世界的距离被拉近,共同探秘北极。
  记者手记
  北极初印象|我在地球最北人类居住区,极夜降临,世界寂静有声
  当地时间10月27日14点30分,飞机抵达北纬78°13′。从武汉—北京—法兰克福(德)—奥斯陆—特罗姆瑟—朗伊尔城,漫长飞行后,我来到了这个距离北极点仅1300千米、1800人居住的极地之城:朗伊尔。
  走下飞机那一刻,鞋底立刻感受到冰面的湿滑,深吸一口凛冽的空气,冰雪世界在眼前倏忽展开。下午2点半,城市已笼罩在熹微暮色之中,行李提取处,一只巨大的北极熊标本迎接着人们的打卡。这是朗伊尔城进入极夜的第一天,此后,这里将持续4个月的极夜模式。

长江日报联合斗鱼直播地球,记者亲历北极进入


  当地时间10月27日晚,世界最北的人类居住区朗伊尔城进入极夜。 摄影 高博
  4个月见不到太阳,人们如何自处?从挪威西南部城市赶来的白胡子大叔Karstein告诉我:我们庆祝它。极夜来临,全城常住人口和游客一起、超过2000人挤在室内空间里,以一场blues音乐节,进行盛大的告别太阳仪式。 Karstein说:进入极夜后,我们喜欢走到户外,因为每个时刻的风景都不一样。 极夜期间,当地人为了保持生活规律和情绪稳定,将保持继续工作。
  极夜来临了,为什么我们还能看到白天?此行的同行者、在斗鱼直播平台拥有近30万粉丝的天文专家高博解释:极夜不是指24小时处于黑夜之中,而是太阳不再从地平线下升起。26日下午,在朗伊尔城一座海拔1000余米的山上,他见证了最后一次日落。自此,漫漫长夜降临,室外有光线的时长将越来越短,直至11月14日,朗伊尔城将进入完全黑暗。
  当地时间28日上午11点,在室外光线最强时的中午,我们的第一场直播开启。 由于匆忙,我没有戴帽子和口罩,30分钟的直播,虽然被冻得舌头打结,但一切似乎还可承受。高博开了个玩笑:这是因为这里的气候“很温和”,最冷时也才零下30度左右。他解释:在相似纬度的一些北方城市,冬天可以冷到零下50度,而朗伊尔城由于大西洋暖流影响,以及四面环山的地形环境,反倒成为一个北极天然避风港,这也是这里成为世界最北的人类可居住城市的原因。
  当然,严酷的生存条件依然考验着人们。朗伊尔城一直有着“这里禁止死亡”的骇人传说,公开资料显示:朗伊尔城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判定死亡违法的城市。除非猝死,否则病人和年龄大的老人必须离开朗伊尔,去挪威的其他医院治疗和养老。生孩子同样被禁止,孕妇在临产前1个月也必须离开这里。
  我们查阅资料发现:关于“死亡违法”并无法律明文规定,但政府确有相关建议。朗伊尔总共只有8张急救床位,仅用于急救。冰原上寸草不生,几乎所有食物都要从岛外运进来。由于温度低,地表下基本都是冻土层,尸体不会自然腐烂。1918年,当时肆虐欧洲的“西班牙流感”传到斯瓦尔巴,7个年轻的矿工长眠在这里。1998年,科学家从冻土层的遗体中提取了珍贵的病毒样本。
  彻底的夜幕很快降临,我们结束了第一天的北极旅程。这里的世界仿佛寂静无声,人们礼貌而疏离,但雪地里的摩托车、激情的音乐节、仍在保持工作的人们,似乎在诉说着寒冷深处的某种倔强。
  【编辑:宗夏】